nEO_IMG_IMG_9507.jpg   

 

 

Liu以前在台大實習時有跟過柯醫師查房

是個有Guts會自省的好醫師~~讚!!


 

  柯文哲 2011-11-01
 

 

 

……柯文哲醫師在45歲時,因為對生命的迷惘,寫下了「回家的路太遠」一文;又在51歲時,勝堅醫師生死謎藏一書之序言,寫下了「生死之間」。或許柯文哲醫師已走出了困住自己的迷惘……

 

生死之間 

作者 柯文哲

有一天,黃勝堅醫師煞有介事的對我說:「我們外科加護病房必須注重安寧照護初次聽到,當然不以為意。事實上,我和黃醫師都是外科重症頂尖的專家。黃醫師專精於神經重症,沒有頭的病人(腦死病人),一般最多撐不過兩個星期,他卻有能力維持數月之久我是心肺重症專家,沒有心臟的病人,使用葉克膜(ECMO),也可維持十六天,再接受心臟移植,最後病人清醒的自己走路出院。

台大外科加護病房,在我們聯手打造之下,早已是世界級的重症醫學中心,怎會到有一天(20047月),我以行政命令宣示:「安寧照護是外科加護病房的工作重點,有關的臨床服務、研究發展皆列為優先項目」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我自從專職外科加護病房工作以後,承蒙當年的上司朱樹勳教授大力支持,外科重症是整個台大外科的重點人力、物力之支援皆是第一優先因此器官移植、葉克膜、人工肝臟、各種透析技術、各種人工維生系統,不過幾年之光景,就追上世界水準。曾有一段時間,台大醫院的記者招待會,和我們外科加護病房有關的就占一半之多當時真覺得「人定勝天,科技萬能」,心中好不得意。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無奈科技終究有其極限,胡夫人邵曉鈴、星星王子、……固然是令人欣喜的成功案例,但也有不少救不活、卻也死不去的,甚至可說是「灌流良好的屍體」面對焦慮的家屬,狐疑的同事,甚至自己站在病人的床邊,挫折的無奈竟然掩蓋了所有過去的欣喜,變成揮之不去的夢魘。

眾裏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 

慢慢的,終於了解人生有「生老病死」,就如氣候有「春夏秋冬」。「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物作焉」終於領悟醫師就是醫師,其目的只是替人世減少苦痛,不管是身體的或精神的。人生花園之中,醫師只不過是一名園丁吧我們不能改變「春夏秋冬」的循環運行,卻可盡力讓人生的花朵更加燦爛。有時雖是園丁照顧花草,有時反而是花草的枯榮在渡化園丁。  

一段往事 

曾有一位大老闆,在事業正盛時,罹患克雷氏桿菌肝膿瘍開刀引流後,卻引發嚴重敗血症併發急性呼吸窘迫症,最後被迫使用葉克膜維持生命。病況最嚴重時,呼吸器每次通氣量不到100㏄,後來更併發急性腎衰竭,在葉克膜之管路上再架設洗腎的管路。當年正好國際外科醫學會在台北舉行,葉克膜的祖師巴特雷醫師(Dr. Bartlett)也受邀來台與會演講順道拜訪台大醫院時,帶他參觀加護病房,結果他在此病人床邊站了一個小時,東看西看直說:「Wonderful!」後來他到處跟人家說,台大的葉克膜是世界最強的團隊之

經過55天的漫長葉克膜治療,終於把病人搶救回來對醫療團隊而言,與其說是高興不如說是得意。後來轉到普通病房後,突然有一天病人有急性盲腸炎,當時只想真是禍不單行,不過還是立刻安排緊急手術術後開刀醫師告訴我,闌尾看起來發炎不嚴重,倒是盲腸壁感覺較厚開完刀後一切順利。出院後不到半年,在一次例行胸部X光片檢查發現有一顆腫瘤,細針穿刺檢查之病理報告赫然是淋巴瘤電腦斷層發現腫瘤已沿著主動脈蔓延到整個中膈腔。至此回想,才知道原來一開始是腸胃道淋巴瘤,造成腸黏膜潰瘍,細菌藉此侵入引發細菌性肝膿瘍以及後續的一連串事件,後來的急性闌尾炎,只是局部的併發症而已。

知道真相後,原有葉克膜治療成功的喜悅一下子被澆息,當然也替病人找了最好的醫師、用上最好的藥物初期治療效果不錯,但腫瘤一再復發,最後望著胸部X光片,看著腫瘤一天一天的變大,變成我最大的痛苦。

害怕病人問我:「有無其他治療方法?」

也痛恨自己含糊回答:「我再想想。」

事實是已無法再想了。

有一天,病人突然對我說:「我這一關死定了我很謝謝你的努力,你就不要再有壓力了」我們兩人無言相望半响後來我通常是忙完一天的事,晚上十一點多才去看這個病人,通常家屬也回家了,空盪的單人病房變成醫師和病人的午夜會談。

這麼多年過去了,治療過程的欣喜、挫折,都忘記了。唯一還有記憶的,卻是兩人午夜聊天,甚至兩人的相對無言。最後這一段日子,因兩人的互信互諒,我們做到了生死兩相安,再無遺憾走的很平靜。從此我知道醫生在診斷、開刀、藥物治療以外,還有一些可做的事,甚至什麼事都沒作的相對無言之中,也有醫師的價值在其中。

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 

大四剛當見習醫師時,初次穿上醫師袍要去看病人之前,都會先問護士姐姐,打聽一下病人來自哪裡?作什麼工作?有那些主要親屬?那時候,看到的每位病人都是一個完整的病人,有七情六慾,是家中的一員,社會中的一分子。我不但看到病人,也看到床邊的家屬。

後來醫術日益精進,擠身名醫之列,看到轉診紀錄,瞄一眼抽血數據,系列心電圖逐張看過去,床上的病人都沒有看到,已脫口而出:「急性心肌炎」。有好幾年的時間,我只看到「器官」,沒看到「人」只看到「病」,沒看到「病人」更不用說旁邊的家屬。

直到最近才又重新看到「病人」了「病人」不再只是數據、超音波、病理報告的組合而是一個有喜怒哀樂,在家庭、在社會中牽扯不清的一個人。

勝堅醫師近幾年,誓言要做「生命導航者」,要在生死迷惑之間,引導眾生走過困惑。我笑言:「你連自己都迷路了,還當別人的嚮導?」黃醫師卻正言說:「在一片迷惘之中,至少我一定陪伴他們一起走到最後一刻

生死謎藏一書中,黃勝堅醫師述說著三十六個生死之間的故事,希望大家讀了這些故事,儘管「春夏秋冬」仍然不停運轉,但人生的花朵皆能更加燦爛光輝。

 

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 柯文哲

 

 nEO_IMG_IMG_9508.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豐安診所 的頭像
豐安診所

豐安診所

豐安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